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最惨的是一大波主播讨薪闹得沸沸扬扬

  四个钟,八家公司,在9:30分同时敲响,港交所前些日子迎来一场资本盛宴,其中有一名是来自直播界的老司机,叫映客。
 
  上市前夕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在路演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湖南属于山区,很多人从小都是在深山里出生、泥巴里打滚长大,深山里的人没见过世面,很多时候都在独自品尝孤独。湖南是奉佑生的家乡,他认为越宅的人越孤独的人越有可能成为社交大王,不信你看张小龙,同样来自湖南。
 
  所以,就是这份湖南人特有的孤独感,让他带着映客从北京西大望路一路向南走到维多利亚港,他手里的映客也是孤独的:没有BAT的站台,却在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
 
  上市当天映客开盘报4.32港元,较发行价上涨12.2%,随后盘中股价一度涨至5.48港元,涨幅超过40%,市值突破110亿港元。跟已经上市的四家直播公司比起来,映客的发行价是最低的,赴美上市的陌陌、虎牙、欢聚时代发行价都在10元以上,2014年赴港上市的天鸽互动发行价是5.28港元。
 
  在这之前,映客招股书中公布的定价区间是每股3.85~5港元,面对比自己早上市一天破发的小米,映客选择了最低发行价。当然,雷军说了,IPO从最低点开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奉佑生对于最低发行价的解释是:“我们希望把盈利空间给到投资者,我们并不看重短时间的估值。”
 
  映客不是元老,也不是新入局的萌新,前有虎牙后有斗鱼,旁边还站着个花椒直播,未来映客还有一场持久战要打,而在这之前,直播的红海跟“娱乐圈”密不可分,尤其是王思聪。
 
  2017年,TFboys入职一直播,算下来那是是一下科技为公司产品第三次请的明星。
 
  TFboys入职一下科技Title是TFO,虽然这个Title从没见过,但也没有几个人觉得奇怪。原因是15年的时候中国颁布了史上最严广告法,其中就规定明星不能随便代言。那时老百姓都在拍手称快,说再也不会看到男明星代言妇炎洁,女明星代言肾宝之类的广告了。
 
  但老百姓忽略了中国有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多久,就有人发现了新的路子:既然没办法代言,那可以给明星安排一个职位,名义上是上班不就行了。韩坤就对这样子的路子熟悉得很,做一直播的时候先是给贾乃亮安排了个CCO(首席创意官),再给赵丽颖安排了个副总裁,最后就是前面说的TFboys。
 
  TFboys入职的那天,一直播专门办了个演唱会,韩坤在台上说,感谢他们选择加入一直播。但直播圈里的人都明白,他最应该感谢的是王思聪。说起来这些年吃直播这碗饭的,都要感谢一下王思聪。熊猫tv是另外一码事,关键还是17把直播这事儿推到了全民娱乐的高潮,后来一句“我撒币,我乐意”又给直播带来一波全民答题热潮。
 
  17,是台湾人黄立成做的,王思聪投的,黄立成有个弟弟叫黄立行。2015年9月26日15点57分,王思聪在自己拥有1600多万粉丝的新浪微博上,置顶了一条写有“17”和配有他17ID界面图片的微博。同一天里,17就冲到中国免费榜第一。而在此前一个月它已经相继在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美国的苹果App Store排行榜登上榜首。
 
  在17之前,其实直播这事儿没几个看好的。
 
  周鸿祎撸起袖子当网红,在直播上怼天怼地怼雷军,一把火贡献了自己的宝马730,直播如何痛骂自己的司机,甚至直播和滴滴创始人程维在户外看青蛙交配,都没能为花椒直播挣来多少下载。反倒是王思聪发了条17的微博,直播行业一下子就活脱了。
 
  周鸿祎这个人还是没明白,就自己这些个花边新闻是怎么也撑不起来全民娱乐的半边天的。所以不管他怎么卖力,直播这东西始终不温不火,入不了主流社会精英人士的眼。周鸿祎算是玩得起的,如果玩砸了,背后还有360这个大盘子马上就要跟着D的步伐迈向中国人自己的资本市场了。
 
  但奉佑生可没有这么厚的底子,15年9月,映客上线4个多月了依旧没有迎来爆发,账面上只剩下500多万。奉佑生给几个创始人开了个小会,没费多大劲,大家就都同意降薪来多坚持几个月。开完大会,通报完公司情况,还把朝九晚五改成了996,这20几个人不过也只有一个人走了。所以说那时候创业招的人觉悟比现在的要高,现在要挖个人,没融资个几千万,或者投资人里面没个徐小平、薛蛮子什么的,都不好意思开口。
 
  奉佑生独立出来做映客是在2015年,那一年的双创还在风口。从望京soho底商卖水果的人到顶层办公室里坐着的白领,大多都在思考着如何避开BAT冲出重围。奉佑生开始的时候,国内没有对标物,就去国外找,这是这些年中国互联网的传统啊,可不能丢。好在那些年国外有一款meerkat的直播app,说起来算得上是直播行业的鼻祖了。在直播行业对模仿meerkat这事儿,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是看透不说破。
 
  17火的时候,周鸿祎又让花椒的团队照着17的样子改了一版,有内部人士后来对媒体说“那时候差点把名字改成16”。这些年花椒对标过的竞品太多,没人能说出来它到底是像海外的Periscope和meerkat,还是像台湾的17,老周的说法叫视频直播版的instagram。有内部人曾说“没人能说出来花椒到底要做什么,可能老周自己都没有想好”。
 
  这也就不难明白了为什么“花椒CEO是谁“这个问题是花椒对外传播最语焉不详的部分?没人知道到底是胡震生还是吴云松把花椒直播做起来的,两个后来对媒体都是以前花椒CEO的身份大谈“我如何把花椒引爆的”。胡震生还算好的,没几个人想的起来。另一个CEO吴云松,离职1个月后,也就是16年9月的时候,搞了个梦想直播,融资数据夸大10倍还算不得什么,最惨的是一大波主播讨薪闹得沸沸扬扬。
 
  但周鸿祎没想到的是,17这个app就只有3天生命。王思聪这些年善于发现有颜色的内容,就像“支付鸨“的那个空子不就是他发现的吗?引得彭蕾发了封越洋道歉信。发微博给17站台3天后,用户量就突破了700万,但剧情反转,17突然就被苹果商店强制下架了,原因说的是涉黄。
 
  17被下架以后,用户的热情可没减,就像是刚看了两页《金瓶梅》,书就被老师收走了,大家不会再买?这可乐坏了国内这些搞直播的,用户开始往各个平台涌。那时候在苹果商店搜索17,排在第一个的是“在直播“,下载量也是飞涨,同样是3天后也因为色情内容被下架了。那三天连花椒的人都说“我们的增长量是平日的三倍”。
 
  等到16年5月,韩坤的一直播入场的时候,直播这个盘子已经没几片肉了。一般来说,最后入场的都只能啃别人剩下的,当然王兴的美团外卖除外。韩坤就特别崇拜王兴,别人质疑他为什么入场直播这么晚的时候,他直接说“我不觉得晚,就像团购,O2O大战一样最后的赢家最后一定是最有资源的一方。”这话就是说给王兴听的。
 
  韩坤创过两次业,和李善友出来做酷6,他是顶着的是搜狐最年轻主编的名头;做一下科技头上戴的是酷6联合创始人的帽子。和周鸿祎天天屁颠屁颠的自己在那里坐台吸引人气不一样的是,韩坤就很会借势。做酷6的时候,借着和北京奥运会合作,一下子就把早前在行业里排不上啥名的酷6抬到行业前列。借着这个势头,09年11月,陈天桥的盛大收购酷6,然后和华友世纪一起打包上市。酷6一下子就变成了全世界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也是国内创业2.0的第一家上市网站。做一下科技的时候,又傍上了微博这棵大树,微博也是比较豪气,那流量就跟不要钱一样就灌进去了。
 
  2011年,韩坤离开酷6出来做一下科技是比较突然的,圈子里的人都没反应过来,因为前一脚还在为酷6设计转型移动互联网的路线,后一脚就单独出来创业了。那时候都在传说创始团队和陈天桥不对付,陈天桥希望走新闻视频模式,韩坤希望走大版权,大电影的大视频模式。一下科技做大以后,有媒体圈第一美女之称的艾诚采访时,问起他关于这个传言,韩坤哈哈一笑,然后说了句“陈天桥有大智慧,也非常聪明”。当然同时他还说了另外两句话“现在所有的都必须按我的战略走,这也是通过酷6得来的教训”“、“如果没有控制权,那么我第二天就会离开,一天也不会停留”。
 
  17火了,一下子可把朱啸虎,郑刚和周亚辉给看急了眼,WOC,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大盘子。和大多数男人怕别人说自己快不一样的是,这些年在投资圈的这些个投资人就生怕别人说自己慢。
 
  郑刚就是这样,有一篇写他的文章标题就叫“5分钟先生”,当然在映客这个标的上,他哪敢耽搁5分钟。朱啸虎是在国庆节那天看到17火起来这件事的,他自己说当天晚上他玩17一直玩到凌晨两点,然后在微信群里跟手下那些投资经理说“必须把移动直播的所有团队都见一见”,最后花了两个星期才选定映客,11月投进去的。
 
  朱啸虎算是幸运的,好在金沙江的盘子够大,名气够响,也投出过滴滴这样子打过大仗的企业,所以还算入得了奉佑生的眼。郑刚就不一样了,除了投了个约X软件能够说说外,还有就是投了个锤子。一开始奉佑生是入不了眼的,只是把他当作备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候是A轮close的前一晚,奉佑生提的条件是如果红杉不投,“明天早上把钱打过来,你就能进来。”
 
  朱啸虎接受采访时说“红杉资本更早关注映客,但是后来种种原因没有投”,他这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可能提到嗓子眼又给咽了回去“这才给了郑刚一个机会”。所以后来郑刚一直说投资映客是踩了狗屎运,你看他敢耽搁几分钟。郑刚这个人啊,投了映客以后,就说自己是脑残粉,还给自己取了个昵称叫“刚叔叔”,没事儿就去搭讪空姐,叫人家下载映客看他直播。
 
  这些年朱啸虎的套路圈内人怕摸得八九不离十了,投了以后护犊子护得比亲孙子还狠。16年4月底,朱啸虎又给直播行业立了个flag”直播赛道能诞生百亿级美元的公司”言外之意就是映客就是下一个百亿级美元的公司。这可让KPCB的中国合伙人周炜这个投资界老大哥不高兴了,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不留情的说“我不认为单靠直播就能够成为百亿企业“这话大家都明白是说给谁听的。KPCB投了什么可能大家不太清楚,在海外说得出来的几个名字是,Facebook,Twitter,Uber,Snapchat;国内就更加不得了,什么阿里,京东,百度背后都有它。周炜这个人啊这些年就喜欢读《春秋》,还把韩坤比作是晋文公重耳。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16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