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破解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制度痛点

一般说来,实体经济指关乎货物与服务实际生产的那一部分经济,从行业来看,农业、建筑业、工业、金融以外的服务业,都被认为是实体经济。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不是总量问题,而是结构性问题。中国人民银行以社会融资规模为指标衡量实体经济(非金融企业和住户)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应该说这一官方指标具有借鉴意义。2017年社融增长12%,2018年增长9.8%,2019年一季度大幅增长,可见金融总量支持实体经济的程度与我们的直观感受并不相符。那么,结构性的问题在哪里?
 
从金融需求的方面存在的结构性问题看:
 
(1)政府基础设施投资仍是融资主体,各级平台融资规模已达几十万亿,金融机构支持力度不可谓不大,但我们仍感觉到扩大有效投资的困难,原因在于其中存在着制度性的矛盾。2015年中央层面的新预算法严格区分了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但是地方政府却显然不能对各类以国有企业面目存在的政府隐形债务等闲视之。暂且不谈隐形债务的规模,各类平台客观上由地方政府征信却又同时承担较高的融资成本,其实两者之间存在着逻辑矛盾,大量融资资源用于支付利息而无法扩大有效投资和民生建设。
 
(2)房地产行业占据了大量的融资资源,也对上下游实体经济具有较强的拉动作用,但是房地产的主要资金是用于购置土地,而对资本形成的贡献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3)从制造业看,民营企业面临转型阵痛。在加入WTO的较长一段时间里,民营企业从国际代工嵌入全球价值链,发展路径的稳定性、确定性是比较强的。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依靠模仿式创新、扩大产能、升级设备的方式难以持续,而实施多元化战略和原始创新则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如何判别这些融资的有效性、以及如何满足这种多元化金融需求对金融机构提出了挑战。
 
从金融供给方面存在的结构性问题看:
 
(1)传统金融机构服务中小企业的能力尚需要提高。不可否认,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过程中存在大量的投融资机会,这是国外银行所不具备的机遇,这是当前中国的银行业规模处于国际前列的重要原因,却也导致了中国银行在组织形式上主要服务于大客户。事实上,现在传统金融机构服务中小微企业和个人客户时,往往需要与外部机构合作,自身缺乏直接面对客户的能力。
 
(2)传统的金融模式需要提高,对产业动态和企业价值的分析在融资决策中占据的比重仍然不高,过度依赖信用和抵押。造成的现状是,哪里有政府和国企信用,哪里有硬抵押品,资金就往哪里去,当前平台融资和股票抵押融资的现状就说明了这一点。
 
(3) 资本市场发展相对滞后,真正的改革需要冲关。以核准制为代表的管制型资本市场,实质是在挑选赢家输家,审核部门为了规避风险只能挑选成熟型的企业,缺乏真正的价值发现机制,也无法服务企业的不同生命周期。资本市场只进不出,导致A股市值已是世界第二,占据了大量金融资源却因为服务实体经济不够而广为诟病。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5-0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