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5G网络到底拥有多大的变现能力?

  在经历了中兴通讯8个跌停板后,一名股东在此前的一场股东大会上向中兴的管理层发出了上述感叹,除了对现实表达不满外,他表示最希望了解的是,“中兴到底未来会怎样?”
 
  在刚刚发布的半年报中,可以看到“禁运事件”对中兴的直接影响并不小。
 
  10亿美元罚款直接导致2018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降为 -78.24 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 441.24%,基本每股收益下降为 -1.87 元人民币。而从毛利率来看,上半年中兴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毛利率)为 30.24%,较上年同期下降 2.28 个百分点。中兴的三块主要业务国际运营商网络、国内外政企业务和国内外消费者业务的毛利率都在下降,后两者分别为中兴上半年贡献了11.24% 和29.15% 的营业收入,但毛利率分别下降了 6.45% 和 6.84%。8月30日晚间,中兴通讯发布了2018年半年报。报告期内,该公司营业收入394.34亿元,同比下降26.99%;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78.24亿元,同比减少441.24%。对于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该公司称,主要系10亿美元罚款以及主要经营活动无法进行导致的经营损失、预提损失所致。
 
  面对中兴通讯未来的发展方向,新任CEO徐子阳在近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目前中兴通讯的5G测试已全部追赶到国家测试要求。计划在2018年业务恢复的基础上,2019年实现运营商网络业务回归正常增长轨道,继续位列5G第一阵营地位。
 
  但从设备厂商承所处的外围环境和5G的建设周期来看,中兴想要在全球市场恢复领导位置仍然存在着较大挑战。自2017年4G移动设备需求见顶以来,设备厂商在移动通信领域的发展一直步履维艰。
 
  以通信设备厂商前三甲为例,除了华为没有公布运营商业务的单独收入外,诺基亚和爱立信在二季度的表现均显示了所处行业的低迷。诺基亚二季度净销售额为53亿欧元(约合6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5%;报告期内亏损2.71亿欧元(约合3.18亿美元),而爱立信第二季10 亿美元罚款净营收为498亿瑞典克朗(约合56.2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03亿瑞典克朗下滑1%,较上一季度的434亿瑞典克朗增长15%;净亏损为18亿瑞典克朗(约合2.04亿美元),不及去年同期的净亏损5亿瑞典克朗。
 
  而对于5G的回报周期,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曾在今年4月的财报发布会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投入的角度来讲,现在对5G技术处在大规模产品化投资阶段。“目前5G还是在关注技术创新和加大投入方面,谈投资回收还为时过早。”胡厚崑对记者说。
 
  截至发稿前,中兴通讯A股涨1.48%,报19.23元。
 
  按照业务划分,中兴运营商网络和消费者业务的营业成本比上年同期都在下降,但政企业务的营业成本增加了 29.44%,随之而来的是这部分营业收入与去年同期比 17.74%的增长。
 
  新任CEO徐子阳在近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当前中兴通讯的生产已恢复正常,研发进度目前已赶上年初设定目标,5G测试进度全面赶上国家测试进展,售后服务能力全面恢复。
 
  “在国内业务恢复情况良好,国际业务由于受到拒绝令影响形成了订单损失,当前大部分的国际运营商依然对中兴保持信心和耐心,中兴正逐步与全球重要运营商进行点对点洽谈,反馈良好。”徐子阳表示,中兴计划在2018年业务恢复的基础上,2019年实现运营商网络业务回归正常增长轨道,2020年把握5G大规模商用机遇并实现快速发展。
 
  但从产业研究机构Dell’Oro Group的数据来看,第二季度全球设备厂商中,爱立信的移动网络市场份额正在上升,而三星电子则跃升至第四位。第二大无线接入网络(RAN)设备制造商爱立信和三星受益于于美国需求的增长,中兴4月份受到打击后跌至第五位。
 
  Dell’Oro网络设备方面的数据通常是公认的行业内市场份额排名的基准。但它拒绝透露实际收入数字。
 
  5G未熟谈回报尚早
 
  对于如何追赶,中兴表示5G是未来运营商网络的重点业务,公司5G产品和解决方案与全球5G商用时间表保持节奏一致,已具备系统商用能力,并与客户进行了5G的测试和验证。
 
  记者注意到,8月中旬,中兴通讯宣布完成IMT-2020(5G)推进组第三阶段NSA 3.5GHz外场测试,小区峰值吞吐量近10Gbps,全部测试用例一次性通过。至此,中兴通讯完成NSA 3.5GHz实验室和外场所有测试用例,下一步将开展NSA 4.9GHz和SA的测试验证。
 
  “当前中兴通讯战略调整主要是聚焦主航道和关键业务,缩减非主航道产品的投入。此前中兴通讯尝试了很多商业方向,但在5G到来公司做了很大调整,外包业务调整就是公司在5G主航道之外的收缩。”中兴通讯CEO徐子阳在日前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
 
  但从外围环境看,对于迫切需要新机会的通信生态圈中的企业来说,5G也成为了众多国际厂商的争夺点。
 
  不久前,诺基亚获得了欧洲投资银行的5亿欧元(约合39.8亿人民币)贷款,以加强下一代5G技术研发。“我们必须明白,中国和美国在5G技术开发上已快速行动。”欧洲投资银行副总裁亚历山路斯图布(Alexander Stubb)在采访中表示:“让欧洲公司参与5G竞争非常重要。”
 
  而在7月,诺基亚就已宣布与美国运营商T-Mobile达成了一项35亿美元的协议,是目前为止全球规模最大的5G协议。
 
  “我们预计市场状况将在下半年进一步改善,特别是在第四季度,5G明显加快,”诺基亚首席执行官拉吉夫·苏瑞在半年报发布时表示:“(公司季度)业绩与我们的看法一致,即上半年将会疲软,下半年将会越来越强劲,包括在中国市场的初期表现强劲,预计将在2019年晚些时候迁移至5G。”
 
  而爱立信官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签署了40个5G试验合同。“爱立信已与20多家全球领先的移动运营商合作开发5G 网络和用例,包括2016年开始的5G外场测试。”爱立信方面表示也在积极参与中国5G技术试验第三阶段。
 
  不过对于回报周期,华为高管表示仍需要时间。
 
  “华为观察来看,不管从短期还是长期5G都有它的价值。但是要有务实的看法。”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4月份对记者表示,今年时间点上看5G端到端技术已经基本走向成熟,标准也已经准备好了,从这点来讲,我们认为5G到了一个起跑的时候。 从需求侧来讲,对于5G用来做什么,需要有一个更宽的视野来看待这个问题。
 
  华为的一名内部员工则对记者表示,5G是毋庸置疑的趋势,华为也在积极布局,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在现有网络上如何获得更多的收益依然是当前电信运营商最关心的问题。
 
  如此看来,越是在大幕启动的时候,也许越需要保持合适的节奏与清醒的头脑。5G网络到底拥有多大的变现能力?市场是够已经开始足够成熟?从厂商的角度来看,需要做好长期的投入准备。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9-01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