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绝大部分已下载的APP都会默认读取已安装应用列

  近日,顺丰拿到了国内首张无人机航空运营(试点)许可证。根据许可证的规定,顺丰可在民航局批准的试点区域内使用无人机开展物流配送。首张运营牌照的颁发,意味着我国工业型无人机运用取得政策上的突破。那么,无人机送快递,真的近了吗?
 
  此番取得首张运营牌照,让顺丰一跃成为国内物流无人机的领先者。早在2012年顺丰就提出无人机物流的设想,希望通过“大型有人运输机+支线大型无人机+末端小型无人机”的三段式空运链条,实现36小时通达全国的物流网络。
 
  日前,有关中国电信旗下一APP索要70多项权限并修改通讯录的报道再次引发了人们对APP过度索权、隐私泄露话题的关注。
 
  京东的试点也遍地开花。除了陕西,2017年12月,京东在四川凉山投放无人机;今年3月26日,京东在海南省试运营的第一个无人机配送站正式启用。京东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表示,京东将在全国建设上万个无人机机场,所有的商品都能在24小时之内送达消费者。
 
  实际上,国内无人机在物流领域的首次试验是由圆通与淘宝在2015年完成的。2017年10月,菜鸟网络公开进行无人机群组试验,满载6箱货品,耗时9分钟,飞越近5公里的海峡,为农村淘宝提供物流服务。今年3月,菜鸟再次进行试验,利用无人机承接狮峰龙井的采摘。
 
  无人机运输三大痛点待解对于无人机,顺丰的构想是用无人机实现航空物流网络干支对接,辅以陆运以及快递员在配送末端的到门服务,以完成对大部分城市的空网覆盖。换言之,顺丰的无人机不仅仅针对末端最后一公里,更是针对支线无人机运输。
 
  据介绍,顺丰多旋翼无人机最大有效载重从几公斤到几十公斤不等,最大载重飞行距离从几十公里到100多公里。同时,顺丰正在积极建立支线物流无人机运营能力,合作研发大型物流无人机。近期顺丰参股的朗星无人机公司专门为顺丰研发的AT200,最大航程达到2000公里,10立方米的货舱最多可以承载1.5吨重的货物,以260公里的时速巡航。
 
  国内物流行业对于无人机的热衷来源于传统快递物流方式已出现瓶颈。未来汽车饱和度将进一步加大,传统地面运输将受到越来越多的制约,打造高效、快速的物流体系迫在眉睫。物流企业通过资本融资、租赁采购干线货机补充运力;电商企业则进一步升级仓储能力,保证仓库足够贴近目标客户,减少大规模高时效性干线物流。尽管上述方式压缩了干线物流时间,支线物流以及最后一公里配送瓶颈仍然无法通过现有科技有效突破,因此各方均以1000米以下的空域作为关键资源,支线固定翼+小型旋翼无人机成为发展关键。
 
  清研智库最近的一份调查显示,近七成受访者“用隐私换便捷”是“被自愿”,七成以上的人认为网络平台在尊重和保护用户隐私方面做得不好。北京市消费者协会3月7日发布的手机APP个人信息安全调查报告也显示,有近九成的人认为手机APP存在过度采集个人信息,近八成的人认为手机APP上的个人信息不安全。应用方面,顺丰的无人机短期内并不会直接面向客户,而是进行顺丰速运不同网点之间的配送。以此次获取牌照的试点区域为例,顺丰无人机主要用于将货物送往人力配送较难、较慢的偏远地区,以提高效率、减少人力成本。
 
  市场预计,京东是继顺丰后最有望获得牌照的企业。2月5日,京东在西安获民航西北地区管理局授牌“陕西省无人机航空物流多式联运创新试点”。此前,京东已经获得陕西省颁发的覆盖该省全境的无人机空域书面批文。
 
  京东目前已完成无人机飞控调度中心、飞服中心、研发中心、制造中心等一系列配套技术与设施的落地。同时,京东联合英伟达宣布未来5年内生产100万台无人机,补充末端配送的能力不足与成本较高的痛点。
 
  为何是“被自愿”?以安卓市场手机APP索权为例,用户在下载安装APP时,多会被要求开通多项权限,包括使用电话权限、使用位置权限、使用通讯录权限等。如果不同意,则无法使用APP。
 
  手机APP过度获取用户权限与APP开发者的立场和企业商业逻辑有关。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很多刚开发的APP只提供相对简单的功能,发展到一定阶段会提供更多功能和服务,需要一些新权限。“很多开发者不知道未来这个软件需要哪些权限,在开发第一个版本时就会申请很多权限,方便以后升级更新。但是很多功能,它即使申请权限也不一定用,这种占坑的情况非常普遍。”
 
  今年年初,腾讯社会研究中心与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联合发布了《2017年度网络隐私安全及网络欺诈行为分析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显示,通过手机应用获取用户隐私现象十分普遍。2017年下半年,有98.5%的安卓应用在获取用户隐私权限。其中,有9%的手机应用存在越界获取用户隐私权限的现象。
 
  如何界定过度获取信息?马刚对记者表示,“够用就好,不能收集更多”。对于有些软件而言,强制授权有一定合理性,如地图类、出行类软件需要获取用户的位置信息。
 
  随后,中国电信回应称,“在用户同意的前提下,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该APP采用统一申请用户授权的方式,以便根据用户需要及时提供所需服务。”当用户同意授权后,该APP才能使用这些权限。”
 
  “不管是手机APP还是PC端,一些企业肆无忌惮地收集大量的用户信息,但是用这些信息就能有效实现商业价值吗?也未必,有可能它(企业)也不知道真的能做什么,或者一直没用上。”火绒安全联合创始人马刚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数据是石油的时代背景下,不少企业认为数据越多越好,过度获取用户数据。一方面,是企业对用户数据的极度渴望;另一方面,企业并未妥善保管这些数据,甚至进行地下交易,导致网络黑灰产业已相当庞大。
 
  从年初今日头条麦克风权限“偷听”隐私事件,支付宝2017年度账单默认勾选《芝麻信用协议》,到微信是否会存储、读取聊天记录的探讨,一次次事件不断刺激着用户敏感的神经。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4-09  【打印此页】  【关闭